关于曹博士
曹子策博士,国际催 眠大师,超个人心理 学家,生于60年代末期,经历中国社会从计划经济年代到改革开放的各阶段的变迁,精通百科和中西文化,艺术和历史,多次举办个人画 展、收藏展、音响展,举办社团,化学(浙江大学,学士),高分子材料(复旦大学,硕士),物理学(复旦大学,博士研究生)等科学学历,对于物质世界基本规 律非常通晓,且广泛涉及佛、道、密、瑜珈、基督(更多)
玩味人生
天然翡翠A货 放大检查:纤维交织结构
为了您的权益,收货时请先拆开包装查看物品无异议后再签收,如快递公司不允许先验货后签收,请签收后留住
首页>>精神分裂催眠治疗

2013-5-9 21:49:17

精神分裂催眠治疗

精神分裂症的定义:一组病因未明的精神病,多起病于青壮年,常缓慢起病,具有思维、情感、行为分裂等多方面障碍,多伴有幻觉、妄想、紧张、恐惧、自闭等许多精神活动不协调。通常意识清晰,智能尚好,有的病人在疾病过程中可出现认知功能损害。自然病程多迁延,呈反复加重或恶化,但部分病人可保持痊愈或基本痊愈状态。近几年不断呈现递增与年青化趋势。

精神分裂症是精神病中患病率最高的一种,生命经历、个性、心理因素、社会关系、年龄阶段与遗传等是致病的重要因素。

曹博士的心灵结构理论认为,精神分裂是一种特殊运作的意识结构的人的类型,往往与特异能力与天才特性有关。社会心理测量学常模对于精神分裂是严重精神疾病的划分,有欠妥当,而被鉴定为精神病症后被个人与社会的不接纳待遇,对于精神分裂症等精神病症的迫害大于疾病本身。

以下对于精神分裂症的病症描述与判断,只是社会医学常模约定,只供参考,不代表曹博士的观点。

一.精神分裂症的临床表现

精神分裂症的临床表现可因急性期和慢性期有所不同。

1.急性期(阳性症状)的临床表现主要:以思维障碍、幻觉、妄想、情感障碍和行为障碍中的精神症状为主。

思维障碍:一是思维形式障碍,患者在意识清醒状态下出现明显的思维松弛或思维破裂,联想散漫,语言结构松弛,表达断裂,如思维中断,思维云集,刻板重复无意义语言,与混淆现实的象征性思维。

幻觉: 指没有现实刺激物作用于相应的感觉器官而出现的一种虚幻的感知体验。幻听最常见,听到不同种类不同性质的单调或者复杂的声音,但多为言语,即人语声。人语声可能是模糊的,也可能是清晰的,能分辨出是熟人还是陌生人的声音,是一个人还是多人的声音,能指出人语声出自何处,是人们互相议论自己还是直接与自己对话。幻听内容可以是评论性的、赞扬性的、讥笑性的、辱骂性的或者威胁性的,从而使患者高兴、愤怒、激动、恐惧;也可以是命令性的,使患者有可能遵照执行,而产生拒食、攻击、破坏、自杀等行为。病理性幻听多见于各种精神病以及谵妄、颞叶癫痫、某些物质中毒。还有幻触、幻嗅等,少见。

妄想:对不符合事实的事坚信不移,不能以其所具有的教育水平与社会背景来解释,也不能通过摆事实、讲道理来说服的病态信念。迫害妄想是最常见的一种妄想,坚信有人跟踪、伤害、诋毁、诽谤和迫害自己,甚至想置之于死地。如认为有人在其食物中放毒、在同伴中散布流言、暗中监视和算计自己等。在迫害妄想的支配下,可以出现拒食、投诉、逃避甚至愤恨伤人等行为,也有反抗意识,执着于查清“真相”。多见于偏执型精神病。如伴有幻觉,则多见于精神分裂症;如认为被迫害是罪有应得,则多见于抑郁症。

*关系妄想:把与自己无关的事牵连到自己身上来,并坚信他人的一举一动都是为自己而发、都是在故意刺激自己。如别人偶尔一瞥、偶尔听到别人提到自己的名字,都认为是不怀好意,甚至广播、电视、报纸中的某句话也是在有意影射攻击自己等。多见于精神分裂症。

*自罪妄想:坚信自己犯了严重的错误和不可饶恕的罪行,罪大恶极、死有余辜,理应受到他人鄙视、唾骂等惩罚,否则就对不起他人,甚至不配正常地生活下去,为此常常自伤,甚至自杀,有时也通过拼命干活、拒食等方式以求赎罪。多见于抑郁症。

*嫉妒妄想:捕风捉影地认为配偶另有新欢,暗中与其他异性私下会晤,有不正当行为,对自己不忠,为证实配偶有外遇,常采取盯梢,跟踪或窥查配偶衣袋、提包、信件以获取证据,如不能证实仍坚信如故。多见于精神分裂症和更年期精神障碍,也可见于夫妻双方条件相差较大的正常人。

*疑病妄想:坚信自己患了某种严重的躯体疾病甚至是不治之症,如癌症、心脏病、爱滋病等,虽经反复详细的医学检查否定此类疾病的存在,但仍难以纠正已有的疑病观念,因而整天心急如焚、忧心忡忡,以至失去生活的信心。多见与更年期精神障碍,也见于精神分裂症。

*控制妄想:感到自己的具体行为受神鬼或先进仪器等外界某种力量所控制而不能自主。如这种控制超出具体行为而感到自己的思维、情感、意志等整个精神活动都受到外力干扰、支配和操纵,甚至感到消化、呼吸、心跳、睡眠等内脏活动也受外力控制。多见于精神分裂症。

情感障碍:表现为情感与表情倒错,内在思想与表情表现不一,甚至相反,如笑述痛苦。

行为障碍:怪异与愚昧行为,痴笑、东跑西颠、奇装异服;冲动、爆怒等紧张性兴奋。

2.慢性期(阴性症状)的临床表现主要:以缺乏动力、缺乏精力、缺乏兴致、缺乏情感、缺乏礼仪和缺乏社交等正常精神功能衰退或缺失症状。具体表现为自发性动作能力丧失,终日呆坐、闲逛、无所事事、毫无生活目标、浑身乏力、懒、多什么都无兴趣、丧失原来爱好、表情呆滞、语言刻板、情感不受刺激变化、丧失社交礼仪、不愿理睬别人、极力回避社交、闭门不出、与世隔绝。

二.精神分裂症的类型:

偏执型分裂症:最为常见,以妄想为主,常伴有幻觉。情感与思维影响小,行为不很奇特。智力正常,生活可自理,可治疗效果好。

青春型(瓦解型)分裂症:常在青年期起病(14岁-28岁),以思维、情感、行为障碍或紊乱为主。年龄小,发病慢;年龄大,发病快。例如明显的思维松弛、思维破裂、情感倒错、行为怪异。思维障碍常胡言乱语、松散、离奇、思维瓦解,旁人难以理解;情感障碍常喜怒无常、情绪波动剧烈,会傻笑;行为障碍常以幼稚愚昧为主,吃粪吃垃圾等;也有妄想与幻觉。可治疗效果差。

紧张型分裂症:少见,起病急,青壮年为主。以紧张综合征为主,其中以紧张性木僵较常见。不吃不喝、不动不语、任人摆布,意识清醒;常变为兴奋狂躁,毁物伤人,行为爆烈,持续几小时,抑或重新木僵。可治疗效果好。

单纯型分裂症:少见,青少年为主,起病急。以思维贫乏、情感冷漠、意志消退等阴性特征为主。早期多神经衰落,头晕失眠,孤僻、冷漠、无兴趣、行为异常,社会功能缺损。可治疗效果差。

未定型(混合型)分裂症:有明显阳性症状;不符合上述亚型的诊断标准,或为偏执型、青春型,或紧张型的混合形式。

三.治疗手段

1.药物治疗:在刚发病期及时的进行药物治疗是控制病发的关键,1.吩噻嗪类(氯丙嗪、奋乃静、三氟拉嗪、氟奋乃静);2.二苯氧氮平类(氯氮平);3.丁酰苯类(氟哌啶醇、利培酮);4.奥氮平、奎太平等对阳性症状的急性精神病治愈较好。需遵医嘱,有副作用。

2.心理治疗:首先,认知治疗,可以使用在恢复期,帮助个案可以理性回归社会心理常模要求,会有很大意义;其次,行为治疗,可帮助个案在日常生活自理、一般社会化、职业康复训练、自信心与行为力重建等方面有很大意义;家庭整合治疗可以提供个案温暖的心理恢复环境,并减少再次发病刺激等有很大意义;社会关爱对个案的特殊生命状态予以接纳与关爱,营造温馨康复环境有重大意义。故而,一般社会心理咨询与治疗并不正面处理精神分裂症病人,以转诊为主,只做少许康复性配合。

3.催眠治疗:通过催眠个案,了解并寻找其发病的原因,特别是潜意识中自我不能面对的生命障碍,进而清除其分裂根源的催眠治疗,强大有效。在我们的治疗中,发现病人的身心因素多半没有受到治疗师的重视与寻究,只是照症吃药了事,造成身心二次受损,苦不堪言。而近几年的精神分裂者由于身心问题未被正确处理而导致发病(甚至是假性症状)的比例越来越高,只要探寻到他们内心的问题所在,病症可迎刃而解。

但实施催眠的治疗师,需有完善正确的心灵意识结构理论模型、丰富的临床治疗经验、自身灵修的深厚根基、宽广智慧的胸怀与强大的掌控力,才能陪同精神分裂者进入心灵的深处、问题的核心,找寻根源,挖出病根,彻底治愈分裂症状。一般的心理咨询师、心理治疗师、催眠治疗师由于未必具备上诉条件而冒冒然为精神分裂者实施治疗(催眠),很有可能导致个案发病,而危机病人与治疗师自身。所以,一般治疗师不适合为精神分裂者提供(催眠)治疗。曹博士中心是此领域的倡导与先行者,积累深厚功底,帮助无数个案脱离精神病魔域,实在是广大病人的福音与福缘。关于这一部分,有缘的心理工作者或爱好者也可以来参加曹博士的《中国国际IMHTC催眠治疗师证书课程》进行学习与交流。

四.曹博士催眠治疗精神分裂症实例

1.任小姐,本科会计,28岁,长期生活在意识受到别人监控的状态中,痛不欲生,10年“精分史”

任小姐来自一个美丽的海岛小镇,虽然自述常常脾气爆躁与焦虑,但见她长得也算端庄文静,不象许多精分病人那样躁狂或木纳。她是在无意识中看到我们的网站,第二天就约来治疗。她想搞清楚:10年前,她18岁时,初次精神分裂的原因、这十年来精神意识痛苦地受到别人长期监控的原因、她的意识中两个男人与她的关系与他们中谁最终会死掉等答案!按一般社会医学常模判断,属于控制妄想型精神分裂症。但我的理论不是那样,于是接手帮她解症。

首先,做曹博士心灵结构模型的讲解,发现她有很好的认知,超越一般民众的理解。再做敏感度测试,发现只有一级左右,显然是有偏执型人格特征,怀疑一切,加强迫思维,也很符合她的会计职业(在我的临床治疗经验中,会计普遍存有强迫倾向,属于正常职业病)。按一般催眠理论,如此低的敏感度,催眠效果不会好,可是我却暗自庆幸,内心似乎已有答案:她可能是“假性”精分!(看者请勿泛化理解)。

进入催眠直切问题要害,回到18岁那年:第一次精分,并无心理障碍与特殊事件发生,去市里医院治疗,属偶尔幻听与妄想,吃药一周,症状消失。凭经验,我猜测可能是高考前焦虑与压力导致。(许多感觉学业压力大的学生会偶尔产生幻觉)。

继续追踪第二次发病,是在大学的二年级,开始“恋爱”,在意念中有一个家族的2个男生同时追求她,让她很困惑,无从选择。于是,经常会发现那2个男生会在她的头脑里监控她的思维与行为,她的头脑上经常会被红色光点照射,那就是那个家族的人在监视她!而且,由于她的意念中同时有2个男生与她谈恋爱,所以他们都骂她是白骨精,不要脸!他们就是要进入她的意念监视她,看她是否脚踏2只船,不守妇道?而且,他们有能力偷看她的日记,跟随她的行踪!后来……发生许多事,……其中的男生死了一个,……到了大三,病症发作,回家修养,其间还真实的听到那个家族的人诅咒她:“让她快去死……”。于是,我问她,你见过这些人吗?回答:“没有”,都在大脑意识中的经历,且她自己深信不疑!超级精分不是吗?!不,我觉得她的大脑一定受到某些不当暗示(这在后面的治疗中得到证实)。

当然,药物治疗后,迅速康复,复学,大学本科毕业后,分去一个不错单位做会计。她不敢想男人(谈朋友),只要一想谈朋友(男人),那个家族的人便会出现在她的脑海里,说:“我们就是要考验你,你是白骨精,太漂亮了会勾男人,不要脸!我们会要你死……”,等威吓控制的话语。甚至有一次,她清早起来,发现手上有烫伤的浅疤(我觉得这可能是心因性生理反应,潜意识制造的生理痕迹!关于这部分理论,请来学习我们的课程),甚至在自己喝过的酒里,发现他们撒的烟灰(某种控制药物)……。再次发病,吃药,休息,半年后正常恢复再上班。于是,不再想男生了,工作了四年无事发生。最近,年纪大了,考虑成家,于是头脑意念中的家族恶人再次前来控制并威吓她,她无法坚持,头疼难忍,前来我处就症,试图在心灵层面找到原因与根治的方法。

我很诧异,看她逻辑思维严谨,举止得当,怎么都无法与精分挂钩(我相信我的潜意识的直觉)。我开始“过度”打量她的细节,试图找到一些珠丝马迹。细节呈现端倪:我发现她手上带有佛珠,而且是多串。于是,抛开问题,与之大谈佛学,居然发现她有多年修佛的经验,而且到了迷信的地步。在打坐的时候,她可以百鬼不侵!心如莲花或童子,而且会开通天眼,见到善良的男仙。日常生活中严格遵循因果报应,严格把持佛教戒律,反对男女受授不清,自我受传统道德精神严格禁锢,道德标准超乎寻常的严格执守!相信灵魂与转世,也曾经请“神”(僧人)驱鬼(她的病),或请大师傅(密宗派和尚)灌顶加持。全都做过,似乎仍不奏效。我开始有点明白了,心里暗喜,似乎看到了一个字,在我的高层潜意识呈现:“性”--生命的源泉,最大的力量!似乎在她身上做怪:分裂的她的人格,阻止了她的正当欲望。

那么,她是个处女,内在的障碍(伤害)又在哪里呢?年龄回溯结果依然一无所获,于是立刻决定用催眠找寻原生家庭的问题,答案惊人而完美的呈现:来自于母亲的悲惨经历与她自身在怀孕期的灾难记忆。原来,她的母亲是不要她父亲的,但是父亲强奸了母亲,母亲是个挌受妇道传统女子,无奈加耻辱地嫁给了父亲,母亲当时并不想要她这个孩子,于是,母亲拼命喝酒,并用拳头敲打腹部,试图自己堕胎(此行为显然已严重影响婴儿的神经系统与大脑发育,并对胎儿的潜意识心灵造成痛苦与扭曲的记忆)……怎奈天不灭她,怀带满腔的痛苦、委屈与身心伤害降生人世。好在她的头脑身体都还健康,与常人无异。但当到18岁后,青春萌动,想念异性时,内在生命经历之无法承载的痛苦,使得她无法面对正常的性与追求!严格的道德禁锢与骚动的生命动力撕裂了她的世界,她变“精分”是必然,源于内心伤痛的没有愈合。

原因既然找到,催眠启动个案自己的内在智慧,调整了认知,接纳生命所有的苦痛与经历,灵魂得到宽恕、治疗与升华,一切潜意识制造的幻觉都从此远离,身心变得宁静而轻松,自然欢喜而去,不再发病,也无须药物帮助。离开我诊所前,从她脖子上拿下挂着的三个不同菩萨(来自不同宗派的道德枷锁),脚踝上的保命绳套(愚昧迷信)以及手上的多串佛珠(错误的自我暗示)。催眠启动个案内在的生命智慧与力量岂是药物可比?回味无穷。

我突然想起一段道德经曰: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上德无为而无以为。下德无为而有以为。上仁为之而无以为。上义为之而有以为。上礼为之而莫之以应,则攘臂而扔之。故失道而後德。失德而後仁。失仁而後义。失义而後礼。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前识者,道之华而愚之始。是以大丈夫,处其厚不居其薄。处其实,不居其华。故去彼取此。自感嗟叹不已,泪流满面。

2.小辉,男,19岁,高二,辍学三年,幻听,妄想,被控制感,失眠,“五年精分”。

由其父母预约,主诉:5年前患精神分裂,曾住院治疗,现“康复”,但有后遗症即不愿意上学,希望通过催眠帮助彻底康复。我在电话中跟其父再三确认个案现在是否已经由医院确诊康复,其父再三保证精神分裂已经康复,现在的问题是孩子不愿意上学。于是我对帮助其社会化充满了信心。

小辉由其父母陪伴前来,其父是地方的局级干部,视这个独生子为掌上明珠。助理人员将小辉领进来之时,我的感觉很是“不好”,感觉来自自己潜意识的直觉。于是,我上下打量他,他个子很高,大约有1.80,戴了一副眼镜,透过镜片,他看着我的眼神,我瞬间明白我为什么会有那种“不好”的直觉,看来他的父亲在预约时可能没有说真话。

我帮他做了很简单的催眠放松,他很能进入状态,催眠敏感度也还可以,受暗示性都还可以。然而,想象力测试的结果,又再一次证明了我先前的“不好”直觉(这是曹博士传授给我们嫡系弟子的一种精神分裂的测试方法,准确率极高)。

我心中已经80%确定他此刻仍处精神分裂状态,并未康复。于是采用曹博士催眠中心专门的方法为他进行催眠,避免使用一般催眠方法导致病情激发。(我时常在想,如果我当时没有觉察到他的异常,而采用了一般的催眠方法,结果会怎样?在这里,有必要提醒广大的个案,无论你出于怎样的原因,请一定不要隐瞒病情,只有原原本本的将你的问题告诉我,我才能够最大限度地帮助到你。)

在催眠中,小辉向我回溯了他离奇的“经历”:

5年前,他14岁上初中时,成绩优异,班里有一位女生名叫丽丽。他与丽丽情窦初开,彼此爱慕。然而,丽丽却是一名“水性杨花”的女孩,跟学校里的一名男孩在宿舍里不轨,被校方发现,于是双双被开除。小辉备受打击,觉得都是自己的过错,是因为自己对丽丽不够好,丽丽才犯下此等错误。之后,丽丽便沦落成为“妓女”,而且专门在小辉家的楼上做生意。于是小辉每天晚上都能听到丽丽浪荡的呻吟,他非常痛苦,夜夜失眠。于是父母曾二度把他送进了当地的精神卫生医院住院治疗。然而,在精神病医院,他却被其他病人折磨,身心受损,生不如死。父母终于不忍心,将其带回家中调养。可他直到现在仍旧是夜夜失眠,每晚听到丽丽和女友小乔在楼上“卖淫”的声音,有时候她们不做生意,她们就用一台控制器跟他讲话:“都是你把我害成这样的,我要跟你一辈子…”原来丽丽的父亲是情报局的官员,发明了一台大脑控制器,他们把这个机器装在小辉的头脑中,时刻监控他,不让他好过。小辉告诉我,他每天被这样折磨已经很痛苦了,可父亲却告诉他根本没有丽丽这个人,但他知道明明就是有的,父亲的不理解与否认的说法,让他更加痛苦不堪。

他的催眠状态进入得很深,我用了简单的方法帮他把大脑控制器“取”了出来,并且也引导他跟丽丽和小乔叙述心里的痛苦并与之彻底道别。他痛苦流涕,但了断后他却倍感欣快。那个“幻觉”的声音从此离他而去。

小辉是典型的精神分裂的阳性症状。我还觉得处理得不够彻底,为何一个14岁的小孩会在“性”这个问题上有如此大的困扰,潜意识中到底是怎么了?在他的深层记忆中到底有什么?于是我继续催眠挖掘:

4岁的时候,父母吵架,小辉听到母亲这样对父亲说:“你不想养这个野种,当初就不要养!”他觉得母亲说的野种就是自己,又不敢问,一直埋藏在心里。所以内心深处对于不洁的性行为充满愤怒与排斥。(我在想,父母吵架讲伤害对方的气话,是否可以避开孩子的面,不要自以为孩子小、不懂,就肆意造为。)

3岁的时候,他隐隐觉得自己与另一个小孩被人调包,也就是说他现在的父母不是他的亲生父母。他心里一直有这样的疑惑,但又不敢问,一直埋藏在心里。(在我们的治疗案例中,长大后了解自己不是现在父母亲生的年轻人,精分比例远高于正常人群。)

在催眠中,我帮他一一进行了处理。当他醒过来之时,当初的“精分”征兆早已不再,觉得神清气爽。一周后他父亲来电表示感谢,反映催眠治疗效果很好,孩子摆脱了“精分”的阴影,身心和谐,睡眠良好,不再幻听,并已经安排高中复学了,真是皆大欢喜。

显然,小辉的“精分症状”是由心理原因而致,并非生理病因,而错误地进行药物治疗,是他的症状不能被除根的真正原因。催眠可以挖掘潜意识根源,康复心理,让他再现生理健康。(此个案由曹博士催眠中心:国际临床催眠治疗大师吴老师完成治疗)。

3.伟同学,高一,情感与认知分离,人格分裂,强迫思维,奇思怪想,辍学,天才型精分。(待续)

4.秀男生,高三,幻听,被害妄想,社交恐惧,自闭,休学一年,精分。

小秀来治疗是家人在多次咨询我们之后,说他有强烈的幻听,老说听到别人要害他,非常恐惧与人交往,自闭,厌学,无法正常生活,说医生诊断他是强迫症。显然,我觉得他们家人不肯说实话(明确是精分的征兆,也许怕我们不接治疗,就是不承认精分;或是在当地医院已经确诊为精分,家人不愿意接纳事实,希望我们能给出别的诊断)。于是,我明确地告诉他们:赶紧来治疗,加以确定,希望是心理型原因导致的病症,用催眠就可以治愈;若经我们治疗确定为(生理型)精分,必须以药物治疗为主,心理治疗为辅,不可大意与延误!经我们这样一说,家人不敢大意,立刻拍板预约前来。

见到小秀,觉得他长得非常清秀与绵软,架着一幅小圆眼睛,显得斯文有佳,如同他来自的那个山清水秀的城市。与他聊聊,也显得文秀而大方,不觉得身心充满“恐惧”。从他文秀的性格中,我似乎明白一些与症状的必然连接。自述发病二年,对外界事物强烈敏感,关注环境的一草一木的变动,到了强迫的地步,无法进行正常社交,恐惧所有的外人,并常听到周围人说要害他,非常容易惊恐,同时自己也会同步发出怪异的喉叫,已经到了无法自控的地步,自我意识低落。去过四家著名的医院,精神科、心理科、中医科,查不多都定诊为抑郁症或强迫症,无论西药与中药,我看了都属于抗焦虑与抑郁类药物。他喜欢音乐与佛学(看来符合我们的天才“精分”的理论)。我预感这个孩子问题不大。

进入催眠,敏感度测试只有一级,显然很低,不太符合精分的概率(看者请勿泛化理解)。于是,将注意力集中在最近二年,寻找原因。由于他的潜意识已经启动自我防御机制之选择性遗忘,实在不在记得这二年的痛苦等事件。说明根源还在以前。

追溯个案生命成长经历,发现内心非常缺乏安全感,特别对儿时,爸爸曾经抱着他,去姥姥家玩,记忆深刻,使他觉得特别安全(其实这只是一个一般事件),看来他父母对他的关爱似乎太不够了(问及与父亲关系得知,父亲常年在外劳作,少有回家与他共处)。10岁前,家庭生活不稳定,经常换学校,每次都面对新的同学,还没有混熟又换学校,内心充满不稳定感、缺失安全感(所以,建议有孩子的父母,尽可能提供给孩子一个稳定和谐的生活学习环境,对孩子的身心发育与完善的社会化进程,会至关重要)。10岁的一次经历,将内心对外界陌生环境与人的恐惧推倒顶点,从此在潜意识中埋下了“深深的恐惧”的种子。事件是这样的,他换新学校,第一次做早操,不知道自己该站哪里,影响了班级队列,当时的带课老师不分青红皂白,当着全校师生的面,揍了他!(我们的人类灵魂工程师也该好好正式自己的心理健康与行为品德呀)。被凑、痛苦、委屈、失尊、恐惧,在这新的环境与师生中,与他的潜意识做了深深的连接。从此,变的胆小怕事,谨小甚微。于是,我用催眠心理剧的方式让他重新回到当时的小学,重新演绎了一次10岁的经历……,接纳了事实,宽容了错误的老师,并得到了师生的认同与赞扬。看来根源已经挖出,那么最近二年的病重的原因也应该可以挖出?

此刻,小秀的身心已经非常放松和舒服,再次引导进入此二年的潜意识记忆时,故事显现端倪。他终于明白并说出了内心真正的恐惧。原来高二上学期,他又换了新学校,到了一个新班,大家一起参加军训,他身边有个同学A要求与他换个位置,他没答应,于是A就与他结下了仇。但那个A同学一直没对他有动作,他的内心认为很危险,有点惶惶不可终日。终于,有一次,在考试前,A同学来到他面前,跟他说了一句,让他彻底崩溃的话:“你等着吧,我现在不和你搞,等我们大家高三毕业,离开学校时,我会叫一帮子人来揍你的!”小秀不敢与老师说,也不敢与父母家人说。从此,这句恐吓给了小秀一个巨大的负面暗示,并连接到他以往的潜意识记忆中,他开始觉得所有的人都会来害他,变的对周围的一切敏感,对一切声音敏感,乃至发展到草木皆兵的地步。于是,无法继续学习,休学在家。只要在家就没事,一出家门就恐惧。四处求医吃药,不挖心病,自然无法根除,好在吃的都是抗焦虑与抑郁类药物,若是精分类药物,可能还损害生理健康。小秀很有善缘,他的家人找到了我们。原因找到,处理很简单,重新给他生命的勇气与信心,当下无惧,并表示立刻恢学!善哉!

最高兴的自然还有父母家人,了却心头一快大石头,孩子一生的幸福。此孩子若不能及时通过我们的催眠治疗,找到病根,继续胡乱投医,可能会越走越远。幸哉!